港产片

我默背你为我掉过几次泪

  今天我要写写我姐,虽然她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文章里面,不过在我身边的人都知道她。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跟你抢零食,抢电脑,甚至抢厕所是什么感觉。小时候为了一个玩具抢破了头,自己长大一点之后知道要在父母面前争风吃醋了,为一点的小屁事从床头打到床尾。然后从床尾到床头就和好了。曾经小学和她打架被她掐,自己长大初中早恋被她举报,一点点考试下降就像出大新闻一样。

  她是父母和生的,爸妈给她取了一个好名字,很温柔,不过至今她依旧没有学会温柔。她传承了妈妈的单眼皮和爸爸的高个子,天生的大长腿,纤细的腰,高挑的身材。

  我曾经对她说,你的出生几乎把父母的精华全都吸收了,然后才生下一个我,所以我的个子一直都没有你高,长的没有你好看。我的运气都被你抢了。她说,你自己长大难看怎么说我,理直气壮的。我张口就骂“你妈的!”她把腰挺直,吸了一口气,用整栋屋子都听见的声音大喊,“妈!妹又骂你了!”

  她比我大两岁,从小学开始,直到大学才分开,我们都在同一所学校。从小到大我们不一样,她歌舞表演样样拿手,演讲开会什么也不在话下。但是我呢,默默无闻的自己像一块石头,只知道学习和看书。但是我总是看见爸爸敲着她的脑壳说,你看看你,你特长多爸支持你,但是学习不能落下啊……父亲只是一个工人,能教育的话不多。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远远的躲着,然后偷偷的做一个鬼脸笑她。那时候我没有觉得姐姐跟我有什么区别,除了个子差距太大。

  但是一切改变在一次吵架。那年我初一,她初三。因为她多吃了我的一个鸡蛋,我整整一天没有理过她。但是那天的下午,我的数学烂的要死,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教育了整整一节课,我难过了一个下午,直到放学,老师已经在那滔滔不绝完全没有顾到我的肚子饿的已经在呼唤我的盒饭。

  我姐在我的教室门口东张西望,最终在办公室看见了我。老师对我的教育还像主席发言一样不停,她当时就窜进了办公室,笑嘻嘻的对老师一个劲的道歉,说自己没有教育好我,回去一定好好教我数学。老师终于摆摆手算是放我走了。

  我很颓废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路上已经过了放学的高潮,街上冷冷清清的,姐开始走在我的后面,慢慢的就跟我走到了一起。她在我耳边说“言,难过什么,没事咱回家。”因此现在长大的我也会在她失恋的时候给她递纸巾,告诉她“媛,哭什么呢,哭我还帮你擦。”

  那年她十八男朋友离她而去,她哭的如同长江卸了闸。我安慰她说,怕什么啊,就你这样的扔在大街上都有一大群人追你还怕什么。她一边扔掉一张纸巾一边抽出另一张,“你知道什么,你又没有谈过恋爱!”我当时就说,“谁说没有!我有!我男朋友就是那个XXX!”她噗的一声就破涕为笑,“我告诉妈去!”我追着她就跑,一边追一边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脸上有着亮晶晶的泪花。

  我有时候很骄傲,她跟我冠着同一个男人的姓,吃着同一个女人的奶长大。她仿佛就是另一个长大的自己,有着自己的影子,我们在一起就是这个家的两根顶梁柱。

  1997年,爸从护士手上抱过一个女孩,双眼皮,像极了她的母亲。父亲给她取了一个很温柔的名字叫唐媛。寄托了整个家庭的希望。

  1999年,我出生了。但是最终她好像没有来过这个世上。

如果真的她还在,会不会跟我因为一个玩具抢破头?从床头一直吵到床尾,再和好?会不会像父亲形容的那么好看?

  可惜这篇文章只是我的想象,她最终不在我身边。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当她的姐姐,我还要叫她唐媛。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