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产片

我默背你为我掉过几次泪

鹰婕:


<梦旅人>


看到这组照片时,不知怎地,

脑海就响起德彪西《月光》的旋律。


想起了前阵子跟我说想学画画的朋友,

大概只画了家里头那只猫,而后一直搁置。

画架是自己买来,拼好,摆在房间里,也好看。

但我一看到画架,就觉得应该有一个木质调色盘,

上面不经意地粘着残余的颜料。

而且,托着调色盘的手,最好应当有干净修长的手指。


洗澡的时候想到,

在叙述一件事情的时候,

现在我已倾向于把人称“他”与“她”模糊化。

好像已经没有多大关系,

这件事情带给我的感知,震荡,影响,意义,

都只在我自己的世界里悄然发生。

我所能感受到的世界,

仅仅限于自身。


就像好多话只适合对自己说。

对外界吼叫,更多只是徒然的哗众取宠。

真正想做成的事情,倒是一言不发,无需他人监督。


几乎每晚都做梦,

据说这是睡眠太浅,睡眠质量不好的表现。

但似乎也习惯了。

有人跟我说过,说他几乎不做梦。

略感意外,无法想象不做梦是怎样一种体验。

但是如果不做梦,大概会少了很多乐趣吧。

在梦里,至少像是多活出了好多时日,

多活出了好多从没经历过的,

大概这辈子在现实里也不会经历的事情。

就像以前默默喜欢一个身处不同城市的人时,

会梦见两个人身处同一座城市,

做一些有细微欢喜的事情,

现实里没有勇气实现的,亲吻拥抱,

全都在梦里,被静默成全。

醒来后窥见自己内心被藏起的真实欲望,

半是羞赧,半是回味,

只想再次投入那些个甜美的梦里去。


现实里没有发生的事情,

在梦里却已经走完了起承转合,

梦终时,记忆完整如一本慢笔写就的故事书。


旅人在梦中,窥见无数可能,窥见内心映射。

是荒原,是高山,是海洋,

心是什么,梦里就会走过什么。


评论

热度(447)

  1. lens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感动
  2. 江南第一闲人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3. 糖拌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